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国内市场

杭州地铁凤起路商业街满月 高客流量尚未带来商机

2019-05-15 01:31:42
  杭州地铁1号线凤起路商业街开张满月,人流稀少,生意惨淡。潘杰 摄

  昨天中午11点,售货员小如百无聊赖地坐在店里,从前天开始起,店里就没有卖出去一件衣服,而到昨天中午,仍然没有“开张”,小如心焦如焚,但又无可奈何。她的店,就在曾经被许多商家看好的杭州地铁1号线凤起路商业街上。

  凤起路地铁商业街8月8日开街,这条当初被视为充满商机的商业街,为何开张一个多月就如此萧条?

  昨天,记者走进这条地下商业街,一探究竟。

  品牌男装店一天没卖出一件衣服

  昨天中午,正是附近白领走出写字楼觅食,顺便逛街的时间点,但位于地下一层的凤起商业街,除了餐饮店比较火爆,其他店铺,却是门可罗雀。

  “联邦欧诗兰”是温州的一个男装品牌,在温州、台州等地小有名气。而在凤起商业街的这家店,是他们打进杭州的第一家品牌形象店,但是开业后,生意却是越来越淡。

  “刚开始有一些促销活动,生意还稍微好点。”该店店员说,“但现在生意越来越差了,早上9点开门,直到晚上9点关门,顾客只有个位数。”

  店员告诉记者,前天一整天,没有一个人进店消费。“我们在温州的店,一天的营业额能超过1万元。”店员说,“这里的店就开张的前两天好一点,每天的营业额有3000元左右,这段时间都不好,最高只有1300元,平均下来每天只有几百元进账。”

  商业街上的两家品牌饰品店也向记者反映了同样的情况,“我们店的盈亏点在日均3000元。”以卖民族风饰品的店铺负责人说,“但现在每天的营业额只有1000元左右。”

  “今天上午一共卖了36杯饮料。”商业街“都可”茶饮店员说,“这还算是人多的,到了晚上7点,几乎看不到人。”

  整条地铁商业街共34家店铺,记者问了一圈,大部分商家目前都处在亏损的状态。“虽然做好了亏损一段时间的思想准备,但在高租金压力下,长时间亏损是很难支撑的。”百斯顿裤业老板娘说。

  目前,商业街店铺的租金约为30元/天/平方米,也就是说,一个稍微大点的店铺一年的租金为60万元左右,这几乎相当于延安路上一个旺铺的租金了。

  商品定位有问题 商业氛围不浓是硬伤

  记者了解到,当初商家之所以选择进驻到地铁商业街,都是希望能够打出自己的品牌,让杭州市民都能认识,但开业一段时间后的异常冷清,却让商家们始料不及。

  “前段时间天气热,大家都涌入地铁站纳凉,所以那几天营业额都比较高,但是现在天气转凉后,来逛商业街的人明显减少。”一家饰品店的负责人说。

  商品定位也有问题。银时代的店员告诉记者,他们明显感觉店内商品定位层次偏高,来坐地铁的人大多只是进店转一转,很少有人会下决心,掏两三百元的买饰品。

  记者观察发现,商业街上生意最清淡的,以饰品店、服饰店和美发店为主,买东西或做头发,都需要细细挑选,很耗时间,因此虽然凤起路站有着日均1.3万人次的高客流量,但都是匆匆过客,专门来逛街的少之又少。

  “地铁商业街还没有形成浓厚的商业氛围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分析,“这条商业街才300米长,一共30多家店铺,逛一圈,10多分钟就够了,实在没必要专门来逛。消费层次高的在武林广场站下车去逛杭州大厦、银泰了,淘便宜货的在龙翔桥站下车,逛龙翔、工联去了,过滤到我们这里的客流就少之又少了。”

  另外,商业街并不是人们坐地铁的必经之路,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客流,“我们卖的是快销产品,相对其他店来说好一点,但是也不理想。”罗森便利店的店员说,“等到地铁2号线开通后,这条商业街的人气可能才会旺一点。”

  商家各出奇招自救

  部分商家对前景仍抱希望

  多数商家长期亏损,到底还能撑多久?

  部分商家表示,目前信心不大。不过,也有商家仍非常看好地铁商业街的前景。

  “我们快销的都是些比较便宜的商品。”“跑码场”的新理念二维码购物店负责人邵经理说,“这符合地铁人群快进快出,短时间做决定购物的特性,而我们价格较高的商品,都是以样品的形式呈现,如果乘客感兴趣,扫一下二维码后,还能在出地铁站后细细挑选,并有大量时间做决定是否交易。”

  邵经理说,经过一个月的试运营,“跑码场”卖得最好的商品为价位在百元上下的小东西,而价位在数十元的商品也蛮能聚集人气,因此他坦言,即使目前仍处在亏损状态,但对前景依旧看好。

  为了熬过这段市场培育期,商业街上商家也正在出招自救。

  商业街上的“乔治”美发店,目前正在推出团购活动,“我们现在做的客人,都是理发师带来的熟客。”店长说,“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团购活动,培养熟客人群,让他们能习惯到我们店里来消费。”

  而联邦欧诗兰专卖店的店员透露,他们正在想办法把该店做成特卖店,以适应消费人群。

  饰品店负责人则告诉记者,他们会把杭州特色融入到饰品面,让旅客觉得,这不仅是一件饰品,还是代表杭州特色的纪念品。

  另外,部分商家也正在与地铁相关部门洽谈开通市民卡消费服务,以方便人们购物。

  前不久,杭州地铁上半年亏损1亿6千万港币的消息引发轩然大波。然而,亏损的又何止地铁本身?

  8月8日,地铁1号线首座地下商业空间——凤起商业街正式开街,不少挤破头入驻的商家信心满满。谁知,一个月以后却是另一番场景。9月17日,浙江在线记者走访了凤起商业街。

  1.3万仅是过客 有店铺全天营业额为零

  凤起路站商业街全长300米,共34个商铺单元。目前,一共有21个商家进驻,包括餐饮食品、美容美发、服装饰品、通信数码、便利店、银行等各种业态。

  作为杭州的中心地段,凤起路站是不少上班族的必经之路,其日均客流量在1.3万人次,仅次于火车东站站、城站站、龙翔桥站(最靠西湖)等交通枢纽站。

  8月初盛大开业的时候,结合促销、媒体宣传,商家们都是信心满满。可如今,记者再次回访时,不少商家都是直摇头。

  “开业之前有来勘察过,感觉来往的人很多,我很有信心。”一位主营零食的店铺卖家边说边摇头,开业三天以后生意就一落千丈,生意惨淡到一个人干活都闲得慌。

  海贝女装店的店员也告诉记者,即使促销期间,每天的营业额也只有2000元左右,1个月来生意最好的一天也就4000元,与之前期望的完全不一样。

  “虽然每天路过的人很多,但进来看的人很少,买的人就更少了。”

  在海贝隔壁,另一家主营男装的服饰店更惨:开业期间最高营业额也就3000元,现在经常是一两百的营业额。“昨天倒霉了,一件都没卖出去!”

  地上、地下两重天 员工工资大打折扣

  地铁消费是一种即时消费、便利消费。累了,买一杯水;饿了,买份快餐或面包。因此,纵观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地铁站各式各样的店铺都有,但一定少不了便利店。

  然而,就在这条具有标杆性意义的“首个地铁商业街”上,便利店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  “下沙店平均一天的营业额是2万左右,武林店也能基本维持在1万上下,这里平均每天才3000元。”

  中午,按道理是便利店最繁忙的时间,但罗森便利店反倒很冷清,5分钟内才进来一个人买东西。

  同样遭遇地上、地下两重天的,还有可莎蜜儿。

  “楼上孩儿巷就有家店,大小跟这里差不多,但生意要好一倍。我也纳闷为什么没生意。”

  让店长小茆更担心的是,生意差员工们的工资也受影响。“当初都想着这里生意会更好,一批员工就申请从别的店调过来,结果现在工资大打折扣。”

  另外,地下开店麻烦事还不少:垃圾要跑到很远的地方才能丢、运货还不能用载客电梯、自来水管三天两头渗水……这些让原本惨淡经营的店铺更不好过。

  高投入低产出 能撑多久是个未知数

  作为商业街的“稀有动物”,侨治美发应该是更受顾客宠爱,但从早上到中午只接到一个客人。

  据悉,凤起路站的基准租金为22元/天/平方米。这样一来,这间80平方米大的店铺一年光租金就快60万元。

  为了吸引顾客,侨治还改走“亲民”路线,将原本的洗剪起步价从88元降到了49元,但还是挽救不了颓势。

  阿信店长说,目前亏本已经是显而易见了,但随着地铁的发展,生意应该能有所好转。究竟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,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作为杭州首家地铁银行,中国银行曾不惜一切代价抢占了这个地盘,对其而言,盈利不是主要目的。

  “地铁站庞大的客流量能够带来旺盛的金融服务需求,地铁也将成为银行的必争之地,但目前大家都还在试水阶段。”行长阮涵说,我们想做的是通过这个点,做一些新的尝试,开发优质高效的地铁金融服务,为以后拓宽地铁版图打基础。

ZF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